DAAD外部研究與統計專家Jan Kercher博士

新冠疫情如何影響德國學生與研究人員的國際移動?新出版的“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21” 提供了有關這個問題的數據,我們也針對此議題與DAAD專家Jan Kercher博士進行討論。

Kercher博士,目前是否清楚新冠疫情對德國的國際學生移動有什麼影響?
目前尚無法對此做出最終的評判,因為我們仍處在疫情當中,而且第四波疫情很可能即將到來。然而,我們現在可以談談新冠疫情如何影響德國在前兩個學期的學生流動,即2020年夏季學期和2020/2021年冬季學期。我們發現,無論是夏季還是冬季學期,國際學生的數量整體上都沒有下降。相反地,儘管受到疫情衝擊,德國國際學生的數量依舊持續攀升。這個現象是令人驚訝的,但當然也讓我們非常高興。

(圖表)自2018/19年冬季學期起在德國的國際學生與新生數量

我們要如何解釋這個令人驚訝的調查結果?
如果我們更仔細地看這些數據,就會發現國際新生的數量與前年同期相比確實有明顯的減少:夏季學期下降41%,冬季學期下降19%。然而,這些縮減主要影響的是參訪與交換學生,對希望在德國取得大學學位的一般學生則影響不大。而參訪與交換學生的減少對於國際學生總數的影響微乎其微,因為這些學生通常只在德國待一個或最多兩個學期。此外,我們推測,在疫情爆發之初已在德國的國際學生不得不或已經改變他們原來的計畫。例如,許多大學畢業生可能直接開始攻讀碩士學位,而不是在疫情期間找工作,這與他們最初的計畫不同。因此,可能有更多的學生因疫情爆發而繼續留在德國念書。

您可以談談在疫情期間德國學生出國留學的移動情況嗎?
是的,我們在這方面也觀察到更好的數據,但僅限於所謂的學分移動,即與學習相關的短期海外移動,例如Erasmus計畫。因為如果要記錄所謂因就讀學位的移動,即德國學生為取得學位而到海外的國際移動,是需依賴各國大學的統計數據,而這些數據總會滯後大約一年,甚至更久。然而,在 „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21“ 出版時,瑞士是唯一已經有2020/2021年冬季學期學生數據的重要國家。該數據顯示,德國學生的學位移動數量並沒有因為新冠疫情而有明顯下降。2020/2021年冬季學期,在瑞士註冊的德國學生比前一年多了約4%。

我們是否已知新冠病毒對德國的國際研究人員移動產生何種影響
是的,我們已經能夠在Wissenschaft weltoffen中收集和評估這方面的初步數據。而這方面的情況與學生的數據情況很相似:到目前為止,我們只能針對短期的研究人員停留做出解釋,無法分析長期移動的現象,包含在大學或其他研究機構的合約僱傭關係形式。作為Wissenschaft weltoffen報告的一部分,我們每年都會針對相關資助機構進行調查,以了解更多關於科學家的短期和受資助之客座停留情況。調查結果顯示,2020年的資金大幅減少,特別是德國的出國移動,但對入境德國的資金來說並無明顯下降。其原因可能是,受訪的德國資助機構認為,在自己的國家機構組織內做研究比起在海外國家更容易,尤其有許多國家針對新冠疫情的條件與法規不斷改變。

(圖表) 2020年依照資助機構劃分的國際移動研究人員受資助的停留數量(與2019年相比)資助在德國的外國研究人員停留之機構 / 資助在海外的德國研究人員停留之機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