儘管受到新冠疫情肆虐,德國依然保持世界四大最受歡迎的留學國家的地位。國際學生註冊人數甚至略微增加,達到325,000人。不過國外新生人數下降了20%,但線上數位方式學習的國際學生人數則顯著增加。“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21”首次將科學家的流動性以文獻計量數據來進行評估。

波恩/漢諾威,2021年10月4 日 – 在2020/2021冬季學期,約有325,000名國際學生在德國大學學習。與前一年相比,儘管全球新冠疫情流行,但學生人數增加了5,000人,增加了2%。與國際相比,德國成為歐盟中最具吸引力的留學國家,緊隨美國、澳洲和英國之後。德國學術交流中心 (DAAD) 和德國高等教育與科學研究中心 (DZHW) 在新出版物“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21”報告指出,自2010年以來,德國的國際學生人數增長了80%。

「目前的數據表示,即使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德國還是為國際學生信賴的留學地點。除了我們成員大學們的承諾外,也受益於過去一年各大學大力推行數位化教學。藉此可在新冠疫情大流行之後,處於爭取優秀人才的國際競賽中的絕佳起點。」DAAD 主席Joybrato Mukherjee 博士說。

去年共計64,000名國際大一新學生開始在德國學習。與新冠疫情流行前一年相比,減少了15,000 名國外新生,約百分之二十的比例。這發展正符合DAAD在 3 月份對其成員大學提出的問卷調查的預期。對於即將到來的冬季學期,DAAD預計數字會穩定下來。

數位化學習的德國
在新冠疫情大流行期間,德國大學廣泛擴廣了數位線上學習,並提供越來越多地選項。在國外生活,但藉由數位方式開始學習的國際大一新生的比例,從2019年的14%,大幅上升至目前的24%。這一趨勢在德國主要的國際學生中也很明顯:18% 的中國學生通過數位化方式開始學習,而不是之前的 10%,而對於來自印度的新生來說,則是從16% 增加到35%,增加了一倍多。「高需求是我們在大學數位化方面的動力。我們認為這也將反映在未來聯邦政府的計劃中。」DAAD Mukherjee主席表示。

研究人員的國際流動
DAAD和DZHW出版的“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21”首次將科學家的流動性以文獻計量數據來進行評估。依此研究統計,德國是研究人員國際移動的第三大來源國(僅次於美國和英國)和第四大目的地國家(僅次於美國、英國和中國)。在調查中,DAAD和DZHW評估了Scopus文獻資料庫中的資訊,該資料庫是最大的科學出版物數據庫之一。「Wissenschaft weltoffen的文獻計量分析提供了新的有趣結果」DZHW 的科學主任Monika Jungbauer-Gans教授表示。「為了可提供有標準的、可靠的國際學術流動性的文獻計量數據,該資料庫將在未來幾年內更新。」

在國外的德國學生
德國學生的國際流動性仍然很高:2018年的調查中有135,000人在國外學習。 儘管這個數字因統計上有些微的波動,但自2015年以來,一直保持相當的人數。另一方面,在Erasmus計畫時段內出國的學生人數有所增加:2019年約有 42,000人參加了歐盟計劃。自1999年Bologna改革開始以來,參與Erasmus出國留學人數幾乎增加了兩倍。即使在2020新冠疫情流行的一年,仍可執行達到Erasmus之前交換數量的一半,預計冬季學期將會可期待恢復以往的情況。

重要國際學生來源國
2020年德國最多的國際留學生來自中國,約有41,000名學生,其次是印度(25,000)、敘利亞(15,000)、奧地利(12,000)和俄羅斯(10,500)。71% 的國際學生就讀於綜合大學,29% 就讀於應用科學大學 (HAW)。

 

背景

二十多年來  “Wissenschaft weltoffen”  持續定期提供有關來自德國和國外的學生與研究人員國際流動的綜合數據。該網站最近已更新;該出版物的所有圖檔現在都可以圖形文件或數據表單下載。

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