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AD新任秘書長Kai Sicks博士談到DAAD業務推動與他對新工作的看法。

Sicks博士,您擔任DAAD秘書長已三個多月。當然您之前對DAAD的工作已熟悉,但在這最初的幾個月裡,有什麼讓您感到驚訝的事情嗎?

我一直都知道DAAD業務涉略廣泛,但仍對其的多樣性感到驚訝:目標群的多樣性,且無論是全球網絡還是計畫項目,也展現多元的面向。而DAAD沒有採用“一體通用”的政策,相反的,而是提供了大量非常精確的客制服務。這令人印象深刻。

永續發展與數位化是DAAD主要的交叉主題之一。在這些領域,您認為哪些方法特別具有前瞻性?

在數位化方面有兩個發展方向:一方面,我們希望透過數位化技術協助德國大學建立新的移動模式和國際交流方式。這意味著:除了傳統經典的交流方式外,數位國際交流將會是課程和學習計劃中的一部分。另一方面,我們希望透過數位網絡進一步提高德國和國際大學的聯絡和交流。以這些計畫項目與形式來推動支持,是很重要的步驟。在永續性方面,我們正在評估DAAD的工作如何影響環境和氣候。從長遠來看,我們希望發展成為碳中和的組織。因此,對於差旅我們將遵循“減少、替代、補償”三原則。但相反,對我而言,重要的是學術、人際間的交流需繼續進行。跨文化的體驗、結識新朋友、建立信任和認識新文化—這是數位化無法替代的。如您所見,調和集中這些需求並非易事。

機會均等和多樣性」的議題對您來說也很重要。以DAAD這樣的組織可以實現什麼?

為此,我們在DAAD成立了一個更大的跨部門工作小組來處理這項議題。一個重點是在選擇和支持的部分:我們是否可讓不同的人能夠平等地參與我們的計劃?我們的遴選委員會是否以多樣化的方式組成?但我們也必須考慮營銷和宣傳:我們如何激勵更多不同的目標群體來申請?對於這些問題,我們需要有一個好的數據庫。目前我們正在以結構化的方式解決這個問題。我們現在可以肯定的是:如果沒有DAAD,現今的德國大學也將不會那麼多樣化。

Kai Sicks博士於202141日新任DAAD秘書長

大多數德國大學已經將國際化視為學校內部的一項策略任務—DAAD作為德國大學成員組織的角色,如何因應目前的變化?

是的,這個發展已有很長的時間了,所以DAAD不必去推動國際化,而是協助大學實現他們的國際化策略目標。促進使德國大學更加國際化,和資助學生和研究人員一如既往地重要;同樣地適用於實施創新國際化理念的項目資助。DAAD提供一個平台,大學可以在此平台上就國際化主題進行交流,這一點對我們來說也很重要。

不僅是疫情大流行,而世界各地威權政府的崛起都在影響科學的自由交流。 DAAD在這裡可以扮演什麼角色?

與受威權主義統治的國家的合作夥伴合作,需要有敏感性且須對機會和風險做徹底地權衡。這需要對當地情況的準確了解與相關的經驗。感謝我們的全球網絡與各種贊助項目‑ DAAD可傳遞給其成員大學以及其他合作夥伴和科學機構。隨著新的國際科學合作中心 (KIWi) 成立,DAAD能夠更好地履行這一職責。

DAAD校友們多樣的經歷與他們彼此之間的聯繫展現出DAAD的特殊價值。您是否已經有機會認識一些校友?

DAAD校友無處不在!我上任後的100天都在認識同事、大學、中介機構、政治、政府等方面的國內和國際合作夥伴。在其中我經常遇見DAAD校友 – 無論是聯邦議員、外國合作夥伴或是DAAD的員工。他們大多數人將DAAD極其積極的經歷聯繫起來。

您對您的新角色任務有什麼特別期待?

關於角色轉換多元化!我一直很喜歡學習新事物,而這正是該職位為我提供的豐富內容。

Janet Schayan

更多訊息

Kai Sicks博士於2021年4月1日就任 DAAD 秘書長。他曾擔任波昂大學國際事務處主任,負責波昂大學在研究、教育和行政方面國際化的擴展。這位日耳曼學博士學者,曾就讀於維也納大學、科隆大學,以及法蘭克福大學。此外,他也榮獲獎學金前往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德國歷史研究所和康乃爾大學進行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