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學術交流中心(DAAD)發佈了 2020 年年度報告。在聯邦新聞發佈會上,DAAD主席Joybrato Mukherjee強調了國際科學合作的重要性和學術交流的必要性。

DAAD 主席 Joybrato Mukherjee博士表示:「國際合作和科學交流在因人類自身的行對地球影響且導致生存危機的新時代中顯得至關重要。只有透過科學家們跨越國界的合作,才能成功地應對全球生存問題。在過去的這一年,我們體會到人際交流在科學界的重要性。這種有彈性的網絡需要信任,尤其是在學術生涯開始時,需要人際間的交流與接觸。DAAD透過專案項目傳遞了這種信任和交流接觸,即使是在全球疫情流行期間。」

因時制宜的學術交流
DAAD 新任秘書長Kai Sicks博士補充說:「2020年對DAAD來說是充滿挑戰的一年。而同時證明,學術交流在新冠疫情期間,有顯著的應變彈性。」。DAAD 年度報告資料統計,大約111,000位大學、碩士生和研究人員受到資助,為前一年人數的76%。在疫情爆發不久,所有的業務流程和交流模式轉為數位化,以確保贊助者和德國大學院校的支持。獎學金領也很快地推行數位化:早在 2020年夏天,約四分之一的外國獎學金受獎者是通過線上成功申請到DAAD獎學金,並出國留學研究。

歐洲概況
DAAD主席在年度報告中還提到Erasmus項目對歐洲凝聚力的重要性:「經過33 年多的持續交流,Erasmus項目為歐洲價值觀的鞏固、歐洲各國間的相互尊重、相互瞭解和信任做出了巨大貢獻。」特別是在歐盟內部危機和摩擦日益加劇的時刻,更具有不可估量的價值。2021年夏季學參與Erasmus項目的留學生人數已經達到了2019年同期的75%,更彰顯了Erasmus項目的重要。

開創性的資助專案
即使在全球封鎖和疫情流行期間,DAAD在2020年仍舊啟動了針對未來的新資助專案。秘書長Kai Sicks介紹:「透過聯邦外交部資助的 ‘非洲領導力專案’,我們提供來自衣索比亞、肯亞、蘇丹和烏干達的難民在德國攻讀碩士學位的機會。在德國和全球南部國家資助新選定的八個‘全球中心’,促進有關流行病預防和應對氣候危機的教學和研究。‘Hilde Domin項目’ 則呼籲保護那些受到威脅的學生和博士生。」

國際學生和國外居留
新冠疫情也影響了在德的國際學生人數。疫情期間,在德國註冊就讀的國際學生僅有小幅度的增加。DAAD預估2020年冬季學期在德國約有325,000名國際學生,增幅約1%。同時據初步調查顯示,國際新生人數同比下降約20%,達到近60,000人。

儘管新冠病毒肆虐,但人們對留學和學術交流的熱情並未減弱:2021年冬季學期 DAAD獎學金的申請人數增加,尤其是碩士課程項目。像“RISE Worldwide”資助德國學生前往加拿大、美國、英國和西班牙實習的項目更是越來越受到歡迎。

DAAD 的預算與團隊
DAAD去年財政預算約為5.5億歐元。2020年,在波恩、柏林和近70個駐外分支機搆約有1,100 名員工致力於促進和維持學術交流的工作。DAAD資助超過470 名講師在國外的大學院校高校執教。自1950年以來,DAAD共資助了160萬名德國學者和超過100萬名國際研究人員。

2020年1月末,Dorothea Rüland博士卸任秘書長一職。2020年秋,成員委員會推舉Kai Sicks博士作為繼任者,並於2021年4月1日就任秘書長。

點選下載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