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AD第二次統計調查COVID-19大流行對德國大學教學的影響。在訪談中,DAAD外部研究和統計專家Jan Kercher 博士總結重要的數據結果。

Jan Kercher 博士,DAAD為什麼在2020/2021冬季學期,重新對各大學的國際事務處針對新冠疫情影響再做一次調查?

第一次調查是在2020年4月和5月,當時是夏季學期開始的時候,即新冠疫情流行影響之初。因此,當時我們收集的印像還很初步,大學才剛剛開始調整因應疫情流行的教學模式。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想在2020/2021冬季學期結束時,也是在歷經新冠疫情的兩個學期之後,再做一次調查,了解自疫情流行以來大學的情況如何發展,以及兩個學期之間的差異。冬季學期對大學來說能有較好的準備,且在學期剛開始時疫情狀況較為緩和,但不幸地之後又很快地起了變化。

您認為第二次新冠調查最重要的發現是什麼?

首先令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德國大學如何積極樂觀地評估形勢。絕大多數,大約超過70%的大學,都相信因疫情流行相關的旅行限制結束後,學生的流動將很快恢復。此外,大約三分之一的大學認為,自疫情流行以來,與國際相比德國作為留學國家變得更具吸引力,只有少部分,不到10%認為吸引力會下降。對DAAD來說,這也非常令人欣慰:將近四分之三的大學推測,新冠疫情不會導致大學國際化的重要性下降,20%的人甚至認為國際化將變得越來越重要。

DAAD 提問:由於COVID-19大流行,您是否與國外的大學締結了新的虛擬合作夥伴關係?例如,您的學生能夠以線上方式參加他們的課程嗎? 如果是,大概有多少合作學校?

這聽起來確實很積極,但是,疫情流行肯定也帶給大學及其國際化活動負面的影響了嗎?

當然,這部分不能否認。在德國國際學生的流動性,於冬季學期再次受到疫情大流行與旅行限制的嚴重影響。將近三分之二大學的國際學生,儘管已獲得入學許可,但由於無法取得簽證而不能入境德國。估計僅在冬季學期,約有14,700名就讀學位的國際學生以及約2,300名參訪和交換的學生未能獲得在德國學習的簽證。而且大約一半的大學在冬季學期和即將到來的夏季學期,延遲或取消每隔一個學期的出國留學計畫。三分之一的大學表示,與2020年夏季學期相比,學生對2021年夏季學期海外留學的興趣再次下降。但是,相較於去年的冬季學期,目前約有40%的大學對於2021冬季學期的海外留學計畫感興趣,只有15%的大學下降。

哪些發現令您最驚訝?

令我驚訝的是,只有5%的德國大學在冬季學期停止了所有的對外交流計劃。 在夏季學期,這一比例超過了20%。超過四分之一的大學在疫情開始流行以來,已與國外大學建立了虛擬合作關係,使他們的學生至少有一種在線數位化形式的國際流互動的可能性。對此我們感到非常高興,這正符合DAAD現行資助多項的在線數位計劃。且近四分之三的學校,比例高得令人驚訝,表示將在冬季學期實施在線考試,這也顯示大學快速應變調整的能力。這是大學在疫情期間管理的重要承諾,令人印象深刻。

(6. April 2021)

更多資訊

該調查的對像為268名HRK成員大學的國際辦公室負責人。DAAD於2021年2月15日至26日舉行。共有171所大學完成了問卷調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