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國是世界上最受歡迎的留學國家之一:在2019/20冬季學期,約有32萬名國際學生在德國大學註冊。這使德國在全球留學國家排名中位居第四位,僅次於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領先法國。即使在新冠病毒流行期間,國際學生對在德國學習的興趣依然很高,可預計在未來幾年,因疫情影響的留學生數字將持續回升,並將超過以往的數量。

資料來源: DAAD/DZHW, 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20, Bonn/Hannover, 28. Oktober 2020

在2019/2020冬季學期,約320,000名國際學生在德國大學學習。相較於前一年,增加了約18,000名學生,增幅為6%。這延續了十年的增長趨勢,說明了德國作為留學國家所具備的質量和吸引力。德國學術交流中心(DAAD)和德國高等教育與科學研究中心(DZHW)在剛剛發表第20版的(Wissenschaft Weltoffen 2020)一書中寫到,自2010年以來,國際學生的數量共增長了76%。

„隨著新冠疫情大流行,全球的國際學生流動也產生變化。調查數據顯示,在春季和夏季的第一波新冠疫情期間,由於德國良好的疫情管控,使得德國受到國際學生的讚譽。這是一個很好的基礎,可在未來吸引說服更多有才華的年輕人接受我們的教育系統,並與我們國家連結“, DAAD主席Dr. Dr. Joybrato Mukherjee表示。

2019年最重要的國際學生來自中國,約有40,000名學生,其次是印度(20,600)、敘利亞(13,000)、奧地利(11,500)和俄羅斯(10,500)。73%的國際學生於大學就讀,大約220,000人。近80,000人約27%,就讀應用科學大學(HAW)。即使就讀應用科學大學的國際學生人數較少,但近年來的人數增長仍高於平均值。相較於前一年,國際學生人數增加了百分之十。這兩年來,德國學術交流中心(DAAD)支持發展 “HAW.International(應用科學大學國際化) “項目。

德國學生在國際交流上也有較高水平表現:依本此的調查,約有14萬人在國外學習。令人興奮的是:自1991年以來,出國留學的學生人數增加了三倍以上,相較於2000年則是增加了一倍以上。奧地利、荷蘭和英國特別受德國學生歡迎。大約有66,000位德國學生在這三個國家的大學就讀。但由於英國退出歐盟,預計赴英國留學的德國學生數將來會有所下降。

從新冠疫情困境中恢復

新冠疫情大流行也嚴重地影響了國際學生的流動性。根據DAAD的一項調查,大約有80,000名國際學生暫時離開了德國。然而,儘管發生疫情,許多大學仍維持交換課程項目:在一項DAAD的全國調查中顯示,只有22%的大學在2020年夏季學期完全暫停交換課程。此外,即使在疫情流行期間,國際學生對在德國學習的興趣依然很高:向uni-assist提出2020/21冬季學期的入學申請的國際學生人數,約為上一年的80%。多項研究預估從2021年開始,將會呈現樂觀的景象:大多數人認位,儘管因疫情影響持續了很長時間的限制措施,但在未來幾年國際學生流動將會顯著回升。“為了積推動國際流動性,許多大學已經在努力創新教學形式和思維,這是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重要,這將可能是德國作為留學國家的另一個吸引力因素。“德國高等教育與科學研究中心DZHW科學主任Monika Jungbauer-Gans教授表示。

德國吸引更多的國際博士生

國際博士生的發展與其在全球德國科學體系內優異的表現也令人鼓舞:2019年約有27,100國際博士生在德國大學進行研究。這相當於德國所有博士候選人的四分之一。與上一年相比,該數字增長了約3%,相較於過去十年甚至增長了52%。國際博士生的數量增長速度比德國博士生快。

 

在過去的十年中,國際學生的數量總計增長了76%,在2019/20冬季學期達到32萬名左右,其中大多數(73%)就讀大學。

 

德國是國際留學生最重要的留學目的地國家之一(僅次於美國、英國和澳大利亞),排名第四,也是最重要的留學生來源國家(僅次於中國、印度和韓國)。

 

德國最重要的國際學生來自中國,其次是印度和敘利亞。2016至2019年期間,敘利亞學生人數增長最快,達到275%

 

由於COVID-19疫情,全球三分之二的大學於2020年4月開始以線上教學替代了實體課程。

 

計畫在畢業後出國留學的德國學生人數在2002至2010年間急劇上升,自2011年以來一直穩定保持高水平;2017年為140,400人。在同一時期,短期出國進修的學生人數從32%下降到28%

 

在德國的國際博士生中有三分之一是來自亞太地區, 也是佔比最大的一區,其次是西歐(18%),北非和中東(17%); 然而自2009年以來,北美博士研究生的增幅最大,增長了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