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AD的外部研究和統計專家Jan Kercher博士,針對新冠病毒危機對全球大學的影響提出研究結果。

DAAD的外部研究和統計專家Jan Kercher博士,針對新冠病毒危機對全球大學的影響提出研究結果。

德國大學如何應對新冠病毒危機? 如何為下個學期做準備? 有計劃出國留學的國際學生對新冠病毒危機有何評價? DAAD最新發布“新冠病毒對大學的影響”的研究報告為這些問題提供了答案。我們與DAAD的外部研究和統計專家Jan Kercher博士進行訪談。

為什麼要進行“新冠病毒危機對大學的影響”研究?
到目前為止,還沒有關於德國大學如何應對新冠病毒危機,以及如何為即將到來的學期做準備的整體說明,只有部分個別大學不確定的訊息。但是,具體的因應對策是必要的,以便能為大學提供面對疫情危機時的支持。我們知道,目前大學中存在很大的不確定性,因此了解其他大學如何依應疫情,協助大學對應這種不確定性,看看其他國家的大學情況也會有些許的幫助。對我們來說,另一個誘因是,我們在美國的國際教育組織機構,已經針對美國大學進行了類似的調查。然而,我們也進行類似的調查,以便能夠與美國的情況進行比較。

您從調查研究中獲得了哪些訊息?
新冠病毒疫情對德國的學生流動性造成很大的影響。由於邊境管制,約四分之三大學的國際學生無法按夏季學期的計劃在德國開始或繼續學習。百分之四十的大學表示,由於COVID 19大流行,國際學生在邊境管制、旅行自由限制下離開了德國。據推測,所有德國大學合計約有80,000名學生因新冠病毒疫情離開德國。百分之八十的大學取消了針對國際學生的歡迎活動,而三分之二的大學取消課程推廣的國際行程。在夏季學期中,將近三分之一的大學調整特定的外國或交換的課程,甚至四分之一的學校取消所有的課程。這些當然都嚴重影響到德國學生的流動性。但是也有一些積極和正面的發現。大約三分之一的大學表示,幾乎沒有學生在夏季學期取消海外留學的計畫。超過三分之一的大學認為,在即將到來的冬季學期,學生對國外留學的興趣不變。另外近三分之一的學校認為學生的出國留學意願僅略有下降。這些樂觀的評估也與國際學生調查相吻合。最近針對出國計劃的國際學生進行的一項調查顯示,只有百分之七的學生,因為新冠疫情影響而放棄了出國計劃。並且:依學生的調查中顯示,德國、紐西蘭與中國獲評為對疫情危機處理能力較好的三個國家之列。這也因此讓我們可期待,德國的冬季學期國際學生人數不會大幅下降。

大學如何應對危機?
從我們的角度來看,德國大學即時對疫情危機作出適當的反應,同時對於大學授課運作等實施應對的相關限制。夏季學期中,約有一半的大學改用現場課堂授課和線上教學的混合模式,另一半則完全改以線上教學。超過百分之九十的大學,透過組織機構或財務上的資助,協助該校在國外的留學生回到德國。依據所有德國大學的估計,大約有8500位海外留學生以此方式回到德國。十分之七的大學舉辦了線上虛擬迎新活動,大約一半的大學則增加線上招生宣傳。依應新冠疫情,超過百分之八十的大學更改了國際學生的申請和招生程序。大約三分之二的大學延長申請截止日期,且每兩所學校中就有一所學校接受在線提交申請文件。令我們感到非常高興的是:只有百分之二的大學報告關閉學生宿舍。相較於美國,超過一半接受調查的大學實施關閉宿舍的政策。特別是對國際學生而言,宿舍封閉會帶來大量的問題,因為沒有親朋好友可以暫時借宿,嚴重地甚至導致學生無家可歸流落街頭。但令人欣慰的是,在德國這樣問題可以避免。

“新冠病毒疫情對全球大學的影響:研究與預測” 網頁提供什麼訊息?
我們希望以此為基礎來支持大學和大學的政策,以便他們可迅速、簡單地瞭解新冠危機對全球大學所造成的影響。因為已有相當大量相關議題的分析和預測,因此也很容易迷失方向。這正是為什麼我們在兩個月前開始,編輯“新冠危機資訊更新”周刊,通過電子郵件發送給各大學。我們收集其他國家大學如何應對新冠危機的國際新聞資訊。我們希望通過這種方式,可以幫助大學更好地應對當前困難,特別是在疫情不斷變動的情況下。

Dr. Jan Kercher/Barbara Westfeld (1. Juli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