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AD 台北德國學術交流資訊中心金郁夫Josef Goldberger 主任訪問DAAD校友、現任政治大學校長郭明政教授,談論台灣高等教育國際化的現況。

[1]

金主任:請郭校長說明您的個人學經歷

郭校長:從1975年開始,我共花了九年在國立政治大學完成法律系學士與碩士。

在1984年,由於當時台灣還沒有設立德國學術交流資訊中心,我透過中德文化經濟協會的申請,通過DAAD獎學金的考核,最終成為其中一位獎學金得主。

1990年在慕尼黑大學取得法學博士學位,接著回到台灣在大學擔任教授,到現在已經教書30年。1997年曾經回到德國於 Max-Planck-Institut für Sozialrecht und Sozialpolitik(普朗克研究院) 進行研究。2018年開始擔任國立政治大學校長。

我的研究領域是在當時台灣還沒有太多人涉獵的社會法(Sozialrecht),因此也很感謝DAAD機構與我的指導教授Zacher,給我一個機會前往德國做社會法的相關研究,讓我成為一位社會法的專業學者,我也撰寫相關的文章,如《勞工保險的年金化》、《勞保年金的規劃與原則》、《國民年金實施後勞動年金的規劃》等等,並參與台灣的勞保年金及國民年金之規劃工作。2007年台灣通過國民年金法,並於2008年制定勞工年金的法律。從此,台灣的勞工不再只領取一次退休給付(lump sum benefit),亦可享有類似德國的年金制度。

[2]

金主任: 台灣推動高等教育與學術研究國際化的動機為何? 是依照怎樣的國家政策呢?

郭校長:從歷史的層面來看,台灣曾經被鄭成功、清朝、荷蘭與日本統治過,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特別深受美國的影響,如美援與美軍駐紮在台,台灣還一度成為世界上第二多留學美國的地方,每年約有6000多人次,這是台灣教育國際化的例子。台灣的發展與多國文化影響密不可分,二次戰後,台灣的國際合作與學術交流國家,主要是美國。但法律與音樂領域,則仍以德國、奧地利為主。政大法律系45%的教授在德國取得博士學位。

從學術的角度來說,我們希望創造更多世界公民,台灣的學生能到世界各地做研究,同樣地,外國學生也到台灣做研究,如同Zacher教授所說:「學術研究是沒有國界的。」

就經濟、政治而言,我們也希望更多本國學生去外國念書,外國學生來台灣學習,如此一來,對台灣經濟、社會、政治的發展更有貢獻,這是國家的政策。我自己就是一個例子,經由留學讓台灣的社會發展與政策可以參考德國的經驗。

我們也希望更多各國青年來台,尤其通曉中文的優秀青年,可以來台灣到本校就讀,本校當是華人國家地區中,最為領先的人文社會科學大學。來台就讀,不只在校內與教授、同學共同討論,更重要的是,觀察體認被稱為現代傳奇的台灣。他們在此了解諸如前AIT處長所說的Learning to appreciate a modern miracle – Taiwan。

[3]

金主任: 台灣高等教育體系在哪些方面還需要改善?

郭校長:台灣的學生目前大多都是以交換學生的方式,單獨進行學術、文化交流,希望未來能有更多系統性、跨機構合作的機會,例如與歐美日的大學共同成立的Joint Study Program。

[4]

金主任:台灣高等教育和科學學術研究方面的特色和優點是甚麼?

郭校長:學術方面,台灣在不同領域界有很大的成就,例如: 自然科學(熱帶農業、半導體)、公共衛生與全民健保等等。此外,過往台灣都是學術與產業的輸入,現在我們也可以變成學術與產業的輸出。若有人在十年前說:「台灣半導體的品質是世界第一」,是一個笑話!,但現今如果說:「台灣半導體的品質不是世界第一」,才是一個笑話!。台灣的公共衛生,諸如防疫工作,也是最受肯定的國家。至於和本校有關人文與社會科學,依美國自由之家的評比,台灣在自由、民主、法治上是93分級的國家,超越美國,更超越香港、新加坡及中國大陸,這方面也是台灣的特色,這都是我們可以學術輸出的項目。

[5]

金主任:以國立政治大學為例,請您簡述一下教育國際化的目標和挑戰。

郭校長:以國際漢學講座為例,政治大學將在未來10年,每年邀請4-5位各國知名和學教授來校授課,資助10-15位來自世界的獎學金碩、博士生,為期3-6個月,博士生可得每月1500歐元的生活費,碩士生則是約900歐元。美國在台協會前處長司徒文也說,台灣是美國目前唯一的華文訓練基地,因此政大也將在華語學習與教學的方向投入更多資源。

政大目前想要在四個層面持續發展:漢學、華語教學、亞洲研究、南島原住民文化研究,特別是文化與環境的永續傳承。

[6]

金主任: 很多大學認為國際化意味著大學校方應該多開設英文相關課程,您的看法如何?

郭校長:國際化的定義不應該只有英文,而是包含多國的語言,例如:泰文、德文等。 「中英雙語」是一項基本的要求,未來將要求外國來台學生需具備中、英文能力,為他們在台灣生活,身邊周遭的一切人事物都是他們學習的來源。我們免費提供外國學生的中文語言課,以加強他們的中文能力。這樣的概念是受到先前去德國留學之影響,德國政府鼓勵留德的外國學生,應具備一定之德語能力。我想要培養的不只是亞洲的孩子,而是世界的孩子。政大新成立的創新國際學院,半數學生與教授均來自國外,目的是要培養有國際視野的人才,提升國際移動力。此一學院,除了廣聘外國教師,也將給外籍學生更為充足的獎學金,並協助前往國外交換或實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