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對於DAAD來說是非常成功的一年:約有15萬名大學生、碩士研究生和學者獲得DAAD資助;近4萬7千名德國學生通過伊拉斯謨專案前往海外留學;3萬3千位學生參加了全球的德國跨國教育課程,例如參與2019年在埃及開設的“德國國際應用科技大學”課程。

“學術和跨國界的合作從未如此般受歡迎”,DAAD主席Dr. Joybrato Mukherjee教授如此說道。世界各地的研究人員、機構和組織正全力共同對抗一種侵襲全球的疾病。“我們現在正切身體會到,加強國際學術合作,促進頂尖優秀人才的國際交流是多麼重要。

主張在困難時期加強學術合作:DAAD主席Joybrato Mukherjee教授

新項目:國際流動與數位化
特別是在全球活動受限制的時期,數位化發展趨勢對DAAD的資助工作產生了積極的影響。“去年推出的 ‘國際流動和數位化合作’專案(IMKD),其中關於通過數位化方式對人員流動進行擴展,具有里程碑式的意義,尤其對於目前因疫情影響,仍處於關閉狀態的大學院校也是極具價值的存在”,DAAD秘書長Dorothea Rüland博士表示。由DAAD在非洲國家支援的十個專業中心,也在2019年得到數位技術的助力。部分的課程可以通過數位化方式來開設,即使在疫情禁足期間也可以使用。DAAD通過應用科學大學國際化專案(HAW.International)以及教師培訓國際化項目(Lehramt.International)促進了多樣性和機會公平性的發展。這些項目有意針對至今平均流動交流性較低的目標群體:初階學術人員、有移民背景的學生,以及將來會在學校日益多樣化的環境中工作的師範生。同時,DAAD還支持大學的課程國際化。並在2019年創建新的國際科學合作中心,提供德國大學發展國際合作的平臺。

強調數位化發展趨勢對  DAAD資助工作的積極影響:DAAD秘書長Dorothea Rüland博士

國際卓越中心的十年
2019年,DAAD的工作重點是維護、擴大世界各地的學術夥伴關係,並始終保持創新的想法理念。去年,DAAD與合作夥伴、大學院校和外交部在全球共同慶祝了“卓越中心的十年”。泰國、俄羅斯、哥倫比亞(2個)和智利的五個中心,將年輕的研究人員與德國科學界聯繫起來,讓人們看到德國高校在國外發展的各類科學研究活動。DAAD主席Mukherjee博士認為:“這些長期的資助項目使得建立可持續的學術網路成為可能。尤其在目前因新冠疫情危機造成的流動性嚴重受限的時期裡,這些都是極其重要的。”

Volker Corsten (20. Mai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