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與金郁夫主任的訪談中,周家蓓副校長介紹了國立台灣大學的國際化策略。

[1]

金主任周副校長,非常感謝您給我機會訪問您。首先想請您簡單地介紹一下您的經歷。

 周副校長我從美國德州大學奧斯汀校區唸完博士回臺後,就在臺大土木系教書,曾經擔任過臺大學務處生活輔導組主任、臺大國際學術交流中心主任、副總務長、工學院副院長,還有高等教育國際合作基金會執行長,然後在2011年從臺大借調到國科會,代表國家派駐美國休士頓與洛杉磯、以及華盛頓特區擔任科技組組長,在國外四年半之後再回到臺大,迄今已經在臺大30年了。

[2]

金主任:您之前的國外學經歷大多是在美國,想請教您對歐洲高等教育有什麼看法?

周副校長:最近十多年來,我們看到歐盟對歐洲國家有一個很好的使命,就是幫助跟鼓勵各個國家盡可能地做高等教育的國際化,並提供非常多的計畫讓歐洲國家來參與申請,連帶地臺灣、臺大也受到好處,也感覺到如法國、德國不再像以往強調他們各自國家的語言,英文的教學也都可以被接納,這使得像我們以英文為第一外語國家的學生們更有信心,到法國跟德國去交換或修習雙聯學位。再者,因為有獎學金,我們也收到非常多德國、法國學生到臺大來做交換、學習或短期訪問,這都是我以前沒有感覺到的,而我們的學生也非常樂意去歐洲,所以我們更願意跟歐洲國家簽訂更多的合作協議,讓這樣的機會像滾雪球一樣,越滾越大。譬如說,我的班上,經常會有法國跟德國學生,都是我這十幾年來才看到的。過去與英國學校的合作狀況比較辛苦一點,我們簽了蠻多的姐妹校合約,但是不容易做到比較深入的合作。即使去英國的語言是最簡單的,英國的學費制度卻常使我們沒有辦法讓學生去交流,這件事情我們都一直在努力中,最近有了很多新的突破,包括英國願意跟我們簽互免學費的交換計畫,對學生來說,就又多了一個歐洲國家可以去。

[3]

金主任:現在每個國家都在談高等教育的國際化,但恐怕很多學校仍不太清楚,到底國際化的目標是什麼,您覺得臺灣高等教育國際化最重要的目的和動機是什麼?

周副校長:這很難用單一目的講完,我就簡單地講兩、三個目標。第一,我們是教育單位,所以我希望,所謂的國際化就是培養每一個學生,當他離開學校的時候,對於全球化的事務有基本的興趣跟了解。要引發他的興趣,不要眼睛裡只有臺灣,要了解這個世界的趨勢。那要如何做到?除了在學校裡提供更多與國際連結的課程,如遠端教學等,可以讓他了解國外的課程以外,最直接的就是把他們送出去一學期或一年,或是經由雙聯學位拿到國外的學位。

第二個目標就是針對我們的學術。老師除了教課還要做學術研究,許多臺灣的大學老師們本來在國際上就有一些論文發表、專題報告、國際會議等,我希望他們去的時候,能夠有更大的收穫。意思是說,他們不是只去發表論文就回來,而是能夠在那個非常專精的研究領域場合,在一個討論與研究的合作小組中,去真正參與和扮演一個角色。所以我們會提供老師較多的經費,讓他們有更多的機會去參加國際的組織,然後能夠在裡面發揮作用。同樣地,我們也希望讓教授們能將合作對象從別的國家帶到臺大來,在臺大做工作坊或是小組討論,讓其他國家的研究生與老師來看看臺大是什麼樣子。因為我們去的時候,老師只代表他或是他的領域,但是別人來到臺大,就可能會看到這個老師的研究團隊,也會看到他臨近系所老師的研究團隊。我希望更多的國際學者看到臺大的研究。所以從學術研究來講,第一,我們鼓勵老師參與國際的研究型Hub;第二,鼓勵老師來做計畫主持人,邀請他的合作對象到臺大來,參加我們成立的工作坊或是訪問我們的研究室,或者收國際的碩博士到他的研究室做訪問學者。

第三個目標,我希望能開設更多英語的課程。一方面可以幫助臺大學生,透過英語的課程,加強英文的專業表達能力;另一方面可以讓國外的學生更容易進入我們的學習體系來上課,所以我們也想創立一個國際學院,裡面有一些特殊非傳統、跨學科的系所,開放國際學生與臺灣學生修習。藉由這個國際學院,我們也希望跟國際名校合作,一起開設新的跨學科課程。希望讓教學的內容再提昇,並能夠與國際持續接軌。

不論是教學、學生的國際交流或老師的學術提升,我們都在努力。那當然,也希望國際上的排名能夠反映出我們的努力。但這並不容易,因為這其中有許多不同的指標與認定標準,但我們就是努力地做。我們現在收很多的國際學生,也邀請很多國外老師到學校來擔任專任的教授,以前的申請者都是在國外唸書回來的臺灣人,現在我們收到的十個申請當中至少有兩到三個是外國人,因為我們非常歡迎他們來,所以這個資訊也傳遞出去了。當我們在國際刊物或是平臺做招聘老師的廣告時,我們得到的回饋是很好的,但是這些老師來,學校裡也有很多要配合,因為很多老師不見得會中文,所以學校裡的行政工作要跟著做某些部分的更改,包括表格、填寫資料、管理章程、系所規章都需要英文化才可以。

[4]

金主任:您剛剛提到排名。排名現在全世界都非常重要,尤其亞洲特別注重排名。可是如果說國際化是為了排名,這可能是比較負面的國際化。

周副校長:是的,所以我們所做的一切並不以排名為出發點。但我希望這樣做出來後,能夠得到大家更多的認同,包括我們怎麼讓學生有更廣的國際視野,我們老師的研究怎麼跟國際有更多互動,我們怎麼讓英語課程開設更有系統,這些都是為了臺大的學生跟老師,但我也希望這些努力能被世界排名的機構所察覺。其實要取得好的排名是可以有一些小技巧的,甚至有些學校還特別請排名的專家來講解、評估學校的狀況,幫助學校提升排名,但我們不願意這麼做,因為排名應該要是公正而且反映事實,所以我們就在自己的本分上來做,不會因為排名而多做什麼。但是透過我們實際所做的,在排名機構調查各項數字的時候,我們就能夠把數字填的更正確。

[5]

金主任:臺灣大學被認為是在臺灣排第一的學校,包含國際學生、國際活動、科研活動、科研合作項目應該都是最多的,臺大的英語授課項目也是比較多吧?

周副校長:我們現在一年(兩個學期)大概只有一千多門英語授課,但是我覺得遠遠不夠。因為這些英語授課的課程應該要能夠連接起來,像是一個學程,學生可以連貫性地學習。否則學生在土木系修了一門課,而第二門卻要去機械系修的時候,就會無法銜接。所以我們雖然有一千多門課,但是不夠系統化。這也是我們現在正在努力的,我上任後,跟學校的教務處一起討論,如何讓英語授課更加系統化,然後要找好的老師來授課。因為英語授課絕不只是用英語去上課。每個人都會說英語,一個老師要在用英語授課時的內容與方式跟他用中文時一樣,那才是英語授課。若只是把上課內容用英文唸出來並不合適,因為我們在用中文授課的時候,不會只唸內容,而是每講一段就要解釋、舉例與討論,使用英文上課的時候也要能做到這樣才是英語授課。我相信在臺大使用英語授課的老師也都理解這個要點。

[6]

金主任:臺大其實無論在國際化或其他方面,跟臺灣其他學校比起來,已經是比較前面的了,那您認為,怎麼做可以提升國際化的質量呢?

周副校長:謝謝您的肯定。臺大可能在許多方面都是國內很好的,但是對於我們絕大部分在國外念過書的老師來說,我們都知道國外高等教育在經費的投入以及招收學生的品質上面,絕不亞於臺灣大學。國外的名校都很厲害,來自世界各地的留學生能力都很好。臺大之所以在臺灣能夠這麼好,當然第一個功勞是學生好。學生好才會有好的成就,這是我們很多老師都公認的,好的學生、努力唸書、好的天份加上好的指導老師,才會有這樣的成果。

所以第一,我希望有更多的經費與資源給高等教育,臺灣這方面太不足夠。臺大2019年QS排名69,所有排在我們前面甚至在臺大之後學校的教育經費和每個學生平均得到的資源都比臺大高很多。我很高興臺大的老師這麼努力,我個人覺得很驕傲;但有時候也很心酸,我們希望做得更好,但資源不夠是一大因素。

第二,能夠跟臺灣的工業界有很多的合作,我們現在的好處是,臺灣很小,臺大又做得比較好,所以我們跟產業界有很多的連結,我們從他們身上得到了資源,也得到了研究發展的題目與方向,這是我們在臺大很幸運也需要積極努力的。臺大有一個ILO (Industry Liaison Office) 的計畫,是科技部資助的,共有70個企業會員,都是台積電、聯發科這些有名的公司作為我們的聯盟,提供給學生及老師之研究計畫獎勵金,都是很重要的。臺灣有這麼多好的企業、產業合作在一起,才有機會把大學帶好一點。

[7]

金主任:所以跟企業的合作項目裡,臺灣已經有一些很重要的成就。那除了產業合作以外,您認為臺大哪一些領域的特色和優點,是我們歐洲的學校值得跟你們學習的?

周副校長:臺大有十一個學院,每個領域的努力都是一樣的。但是可能給外面的印象,最強的應該是我們的兩個學院,一個是醫學院,一個是電機資訊學院。電機資訊學院之所以強,就是因為臺灣的企業與收益來自於「EE」這個領域是非常高的。然後剛好我們的此領域是強力跟他們合作的單位,所以發展都非常尖端。他們常常開玩笑說,大一的學生進去學的,到大四就過時了。因為產業的動態很快,臺灣的收益很大部分來自於電機電子資訊產業之電子產品或是電子醫療器材,所以他們投注的研發對我們學校的此領域發展是很好的。

另外一個就是醫學院,醫學院一向都是吸收臺灣精華的學生,她的培訓很好,研究也做得非常好,再加上每個國家都有區域性的疾病,像很多年前的SARS、韓國的MERS,那種呼吸道的問題,歐洲國家都沒有經歷,但是臺灣經歷到了。臺大的醫院有非常強的研究基礎,所以他們在遇到特別疾病的時候,能夠很快地找出解決之道,馬上把這個病控制住。而且我們臺大醫學院,也投入到非洲的醫療照顧,長期幫助非洲的落後國家,這也是讓醫學院在國際上有名的原因。最近有名的還有公衛學院,他們很小,但是很厲害。他們今年還獲得跟美國所有公衛領域的學校一起聯合招生,包括Johns Hopkins、Harvard這些名校有一個招募研究生的平臺,所有美國的公衛學院都在那個平臺招生,臺大公衛學院經過多年努力,也成功地變成其中的成員。

另外,我們因為教育體系要求,每個學生除了自身的專業以外,一定要有通識,這個要求,我相信歐洲學校也有,但德國很多比較屬於專業傾向的工業大學,也許就不這麼強調每個學生要學通識,我覺得這是我對臺大很欣賞的,就是念電機的也可能要去念一點心理或者人文;念人文、社會科學的,也可能修習專門給全校學生開的橋樑之美課程,讓每個學生在畢業以後,有一些不同領域的基本常識。

[8]

金主任:那您覺得臺灣高等教育體系或臺大,在哪些方面還需要改善,跟上最先進的國際趨勢?

周副校長:之前我有提過的,臺大的英語授課不夠,所以國際化相對來講是比較不足。還有一個我覺得或許不能算是臺大的缺點,就是我們國家把大學的學費收費標準完全管制住了,沒有辦法因為提供好的教育品質就有比較彈性的學費,這也是其中一點。還有第三點是,我覺得我們目前招收國際學生,尤其是美洲的學生,還是不夠的,這點是我們要再努力的。美國的學生如果要去交換或留學,他們主要仍去歐洲,要不就是紐西蘭、澳洲,但是他們都很少來亞洲。

最後就是對於中國大陸地區的招生,大陸地區跟我們是說一樣的語言,文化背景有些類似,但並非完全相同,因為我們的生長環境不一樣。我們很希望有機會讓大陸地區優秀的學生來臺灣、臺大唸學位。每年研究所學位生的陸生名額雖然有近兩百名,但大學部只有五名,這點我覺得是一個需要改善的地方,但這是立法院國家層級的問題。因為臺灣的生育率低,學生人數越來越少,我覺得若是有一天,國家能夠把這個政策開放,讓我們在收外國學生的時候,能夠再增多大陸地區的高中畢業生來臺大念大學部名額的話,將是一個好的方向。

臺灣本地的學生,我覺得是很不錯的。因為我們的年輕人接受多方面的薰陶,但是我們希望更多元。我們現在也收一些東南亞的學生,但東南亞的學生比較困難的地方是,他們可能中文不通、英文也不是很好,所以有部分學生用英文或中文上課都有困難。如果是歐洲、美洲、紐西蘭或澳洲來的學生,英文比較不是問題,至少有個語言會通。而大陸來的學生則中文不是問題,所以在吸收學習上較無困難,也就對教育的品質會比較有幫助。

[9]

金主任:一方面是語言,另一方面是基本學習能力。臺大的學生是臺灣學測成績最好的學生。但相對來說,可能國際學生就不一定是那麼優秀。

周副校長:對。尤其真的很優秀的國際學生在獎學金的鼓勵下,就選擇去歐洲跟美國了,他不見得會選擇臺灣。所以我們現在的做法是,第一,讓東南亞的高中知道臺大的存在,這點其實是過去都沒有注意到的事情。我們現在去東南亞招生的時候,我們會親自連絡個別高中學校,然後針對高中生介紹臺大,包括我們的校園環境、學校系所、交換的機會等,我們一年大概有1,400到1,500個學生出國交換的機會,還有我們學費也便宜、臺灣很安全。就像您說的,我們收到的國際學生,雖然數字增加了,但是整體品質提升更為重要,這也是臺大覺得要加強的部分,所以我們現在希望能夠到每個國家好的高中去做宣傳,提供優秀學生獎學金,雖然這個獎學金可能沒有像美國跟歐洲給的那麼多,但是足夠他們在臺大唸書,大概可以做到這樣程度。通常,也會吸收一些好的學生來,原因是離家近,他們要回家,比從美國、歐洲回去方便。當然我們收的這些學生,最好能夠在未來提供他工作的機會,那是最理想的,我們現在提供國際學生更多的實習機會,讓他們暑假的時候可以在臺灣的公司實習,這也是我們現在努力的方向,增加學生實習的機會。

[10]

金主任:好的。我想問最後一個問題,依照您的理想,五年、十年後的臺大,會往哪個方向發展?您希望它會變成什麼樣的學校?

周副校長:我的重點還是放在國際化這一塊。我希望臺大變成一個臺灣的學生與臨近國家我們所接觸的學生生最想來的學校。因為當他來到臺大,就跟世界其他好的學校接軌,他不用自己去摸索,臺大就已經幫他開了路、開了門,只要他是一個認真求學的好青年,來了臺大就等於開啟了到世界各國去的通道,因為我們提供好的交流及雙聯條件,都是極優的,還有整體的教育水準及研究環境,均是吸引他們就讀的原因。

第二點,我當然也希望,我們學校裡的教授,不會因為外面來挖角,較量國外的環境及條件比臺大好,而心生「真的想要離開了」的念頭,甚至採取行動。我希望國外優秀的年輕人,念完學位,想找工作、教職的時候,若他知道臺大有開缺,他會想來臺大。這就是我心目中理想的臺大。還有最後一點就是,臺大教育出來的人,均能成為臺灣各行各業的領導人才,對臺灣的社會很有貢獻。

金主任:非常感謝您。